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文献档案 > 档案利用
再谈满文史料在清史研究中的价值与局限
作者:杨珍 责编: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4月10日第1427期  发布时间:2018-06-22  点击量:26312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满文资料与汉文资料在清史研究中都具有重要作用。笔者曾在《满文史料在清史研究中的局限》(《光明日报》2016年6月1日第14版)一文中认为,清史研究要满汉史料并重,同时以汉文史料为主,满文史料为辅。此外,笔者在教学科研中进一步提出要重视满文史料,强调从满文史料中发掘历史真实。那么既然满汉史料并重,为什么还要以汉文史料为主、满文史料为辅?既然指出满文史料的局限性,为什么还要强调它在清史研究中的重要作用?

一、何为“满汉史料并重,以汉文史料为主、满文史料为辅”

笔者认为,清朝史事的记载,有的仅存于满文档案,有的仅见于汉文档案,还有的相关记载在满汉两种档案史料中均有,但所记内容或有一定差异,记载方式也有所不同。因此,我们必须对满汉档案史料同样重视,相互参照,这样才有可能比较全面和完整地了解当时的情况。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要“满汉史料并重”。然而,为什么又说要以汉文史料为主、满文史料为辅呢?因为综观百年来清史研究成果,无论作者是否懂满文,除少数专题研究外,大多数学术论著运用汉文史料的数量远远多于满文档案的数量。这是由满文档案数量相对较少、难以反映历史全貌所致,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如果主要依靠满文史料进行清史研究,在大多数专题研究中可能会出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情况。

因此,“满汉史料并重”是我们运用清代史料时应当遵循的原则;“以汉文史料为主、满文史料为辅”,是我们对清史研究中满汉史料运用情况的客观认识,两者并不矛盾,是对主客观两方面实际情况的概括。

二、满文史料的局限性和重要性

客观认识满文史料存在的局限性,目的是要对清史研究所依据的史料有全面的认识,而不是片面否定满文史料的重要性。满文史料虽然有局限,但它在清史研究中的重要地位是其他文字史料所无法取代的。特别是在具体学术专题研究中,满文档案可以澄清汉文史料里因汉译造成的误解或歧义。例如,清朝入关初期,多尔衮称“皇父摄政王”。称号中的“皇父”二字,引出“太后下嫁”之说,即认为顺治帝母亲孝庄皇太后下嫁多尔衮,此为至今争论不休的清初疑案之一。笔者在《多尔衮称“皇父摄政王”新探》(《清史研究》2017年第1期)一文中通过将“皇父摄政王”称号的汉文与满文档案中的原文加以核对,并对满文原文进行了完整的诠释,发现多尔衮称号的满文表述中,并无“皇父”二字,从而证实“太后下嫁”说的依据并不存在。

多尔衮称号的满文表述“doro be aliha han i ama wang”,直译为“摄政的汗的父王”。满文中“han i ama wang”(汗的父王)不是“皇父”。汉译将“han i ama”(汗的父亲;音译:汗依阿玛)从“han i ama wang”(汗的父王)词组中分离出来,移至句首,就成了汉语里“皇帝的父亲”,即“皇父”。因此,“han i ama”被分离前置,从而译成“皇父”,是原文结构改变导致原意改变后的误译。满文凡称“皇父”必是“han ama”,从未以“han i ama”(汗的父)或“han i ama wang”(汗的父王)指称“皇父”。多尔衮满文称号中“汗的父王”汉译时被误译为“皇父”,造成多尔衮是皇父的错觉。

因此,针对满文档案的特点,研究者在清史研究中既要看到满文史料的局限性,也要看到满文史料的重要价值,这样才能对其在清史研究中的作用有客观清醒的认识,在学术研究中更好地运用满文档案。

三、重视其他文字史料

要研究清史,除满汉文史料,留存至今的清代蒙文档案以及其他文字的史料也有重要价值。根据《清史资料》第1辑,由供职清廷的法籍传教士白晋(1656—1730)所写的《康熙帝传》(中华书局,1980年)记载,1697年白晋写给法王路易十四的秘密报告,生动描述了康熙帝的体型、容貌特征、口才、书法、音乐喜好、骑射技艺、衣食住行、生活习惯、待人接物以及如何学习数学、如何操作科学仪器诸方面的情况。此外,该报告还述及康熙帝为政风格、宫廷人员情况及朝内外一些重大事件。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康熙三十一年俄罗斯商人义迭思〈聘盟日记〉》记载,康熙三十一年(1692),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特派义迭思为钦差出访中国。他在《聘盟日记》中详细描述了领侍卫内大臣索额图招待他的家宴:“至其宅,情款甚密,从内书房携手客舍,桌椅精洁,上覆金丝满绣各色生物桌单。……茶毕,以玛瑙杯奉酒,此酒胥对淋水饮之。随上盘盏多道,皆脔切鱼肉,层层迭磊,上贴鲜细花草,列于一旁。又鱼肉六品齐上。食少许,又珍品数道,各种小食。末上各种蜜饯……筵有优伶女妆演戏侑酒,舞裙歌扇,盛极一时。”(《历史档案》2004年第4期)这说明,清入关50年后,尽管康熙帝仍倡导简朴,但朝臣的生活已趋于奢华。外国记述者大都站在第三方立场,根据目睹耳闻或亲身经历,以一种局外人的眼光观察清廷的人和事,可作为满文、汉文史料的重要补充。

因此,我们不仅要满汉史料并重,而且对任何文字的史料都要予以同样重视。从历史研究角度看,一件史料的价值不在于它是何种文字的记录,而在于它是否承载了完整真实的信息,全面客观地反映了当时情况。那种认为某种文字史料优于其他文字史料的说法,在历史研究中是不能成立的。

四、客观认识满文史料价值

指出满文史料的局限性,只是为了提供对满文史料的客观认识,不能引申为给青年学者学习满文“泼冷水”。事实上,要了解满文史料有没有局限性,局限性为何,重要性为何,首先就要学会满文,并从事运用满文档案的研究实践。换言之,学会满文是客观认识满文史料特点和作用的前提,而且这种认识也只有在使用满文解读满文档案的过程中,方能不断深化。所以,了解满文史料的局限性对学习满文实有裨益;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运用满文史料时扬长避短,更好地发挥满文和满文史料在清史研究中的作用。

总之,我们强调学习满文史料的重要性,是为了反思过去曾有的一种片面观点,即认为清史研究只要有汉文史料就足够了。同样,我们指出满文史料的局限性,也是因为要警惕目前出现的另一种倾向,认为清史研究主要依靠满文档案。上述两种倾向都失于偏颇,笔者认为:满汉史料并重,以汉文史料为主,满文史料为辅,仍然是运用清代档案史料的一个重要原则。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hackIE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次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
网站地图 明升官方登入 游戏厅捕鱼机登入 明升m88官方登入
sunbet申博官网登录 太阳城娱乐手机版 菲律宾申博官方网站 申博足球现金网
皇冠网址登陆 免费百家乐游戏 gg电子代理最占成 www.87msc.com登入
明升存款网址登入 明升注册开户登入 游戏捕鱼达人登入 明升88官方网站登入
明升m88开户登入 捕鱼达人2网登入 明升官方登入 游戏厅捕鱼机登入
729XTD.COM 000XSB.COM 155TGP.COM XSB858.COM 400xsb.com
132psb.com 1112125.COM 338XTD.COM dx138.com S618Q.COM
XSB3333.COM 5555XSB.COM XSB518.COM 18csb.com 7777XSB.COM
44sbsun.com 978cw.com 8JHS.COM 66sbsg.com 988xsb.com